当前位置: 红网 > 健康频道 > 正文

儿科医生贺湘玲:不忍心让我的患儿再多受一点点伤害

2018-04-05 10:46:13 来源:红网 作者:易征洋 通讯员 周瑾容 编辑:洪经

贺医生和小患者在一起。

  红网时刻4月5日讯(记者 易征洋 通讯员 周瑾容) 4月3日,是湖南省人民医院儿童医学中心血液肿瘤科主任贺湘玲教授的门诊日。上午10时,株洲的刘先生(化名)来到贺医生的诊室里,把一个崭新的电子计算器送给了她。“贺医生,用手机上的计算器太伤眼睛,以后算药量就用这个算。”

  计算儿童化疗药物剂量是一门精细活

  儿童常常被称作“小大人”,但在用药上绝不能简单视为微缩版的成人。儿童用药在临床上医生们往往遵循一些公式,再加上临床经验来进行计算。由于很多药品没有儿童专用的剂型、规格,这给儿科医生们准确控制用药剂量带来了挑战,给少了往往影响药物疗效,给多了会带来用药风险。普通药物如此,用于肿瘤患儿的化疗药物就更增加了难度。

  抗肿瘤的化疗药物都有各种不同程度的毒副作用,它们在杀伤肿瘤细胞,同时又杀伤正常细胞,会导致脱发、呕吐、抵抗力下降等药物反应。由于化疗药物杀伤人体血液、淋巴组织细胞等,破坏人体的免疫系统,癌症可能迅速发展,造成严重后果。贺湘玲是一位工作30多年的儿童医生,她的主攻方向是儿童血液肿瘤疾病。贺湘玲介绍,平时医生们会按照孩子的体重计算体表面积,再按照药物剂量算出总的剂量,再除以药物的单剂量得出孩子需要的量。维持治疗阶段的患儿会被要求1-2周要复查一次,医生要根据孩子的症状、体重变化等来进行比对与动态的调整。

  “贺医生心疼我的孩子,我心疼贺医生的眼睛”

  贺湘玲表示,这么多年最习惯的是用手机上的计算器,每次都想把用药剂量算得最精确,在保证疗效的同时,又能把化疗药物的毒副作用降到最低。一个孩子算一次几分钟十几分钟不等,最复杂的是年龄小的、体重轻的,就需要更加仔细。“我的患者中,最小的仅仅3个月。”

  刘先生5岁的儿子今年1月被诊断为神经母细胞瘤,之后便成为贺湘玲的患者。目前正在进行使肿瘤缩小的化疗,准备接受下阶段的手术治疗。“我经常看到贺主任用手机上的计算器算剂量,门诊和病房里的孩子那么多,手机上的字很小,看着很吃力,很伤眼睛,就特意去超市买了这个计算器送给她。”

  “这些孩子已经很不幸了,我不忍心再让他们多受一点点的伤害。”贺湘玲2017年被评为全国卫生计生系统先进个人,她的小患者都亲切地称她为“贺妈妈”。贺湘玲介绍,每一个肿瘤儿童,都面临着漫长和艰辛的治疗过程,“我能做的是对每一个孩子都尽我最大的努力”。

  贺湘玲说到,工作中有很多向刘先生一样暖心的患者家属,比如说早上上班之前,已经有人悄悄地给水杯倒满了水;还有一位做厨师的家长,大老远地从岳阳带来亲手做的菜给照顾过他孩子的医护人员吃。“其实他们同样也在支持鼓励着我。”

频道精选

综合资讯
企业推广